荔枝app污版黄

日卖tv大阪分部。

“那么今天的猜猜看角色是……出现了,首先是头像剪影~!”

电视上弹出一幅黑色剪影,侧脸,最明显的是束在后面的马尾,没等后续提示,现场轰然爆发出一阵喊声。

“城户高成!是名侦探城户高成!!”

“不可能错了,就是城户侦探!”

主持人也没想到观众反应这么快,尴尬道:“确定吗?还没有提示性别以及职业……那么,接下来……”

“铛铛铛!”

画面揭露貌,高成插着双手的身照出现在大屏幕上,与少年身形不符的成熟冷静深入人心,随着旁边显示出高成迄今侦破的案件信息,现场再次爆发出激动的喊叫声。

“没错,”主持人回应道,“就是我们金田一的原型,名侦探城户高成!下周即将在大阪日卖tv大楼拍摄的《皋月会,歌牌的世界》,届时我们会邀请城户侦探担任特别嘉宾!”

城户侦探事务所,小哀塌着眼皮观看电视节目,余光瞟向另一边裹着厚厚的被子喷嚏连连的高成。

“没有问题吗?你这个样子……”

从上海回来已经有几天,东京难得平静了一段时间,但是高成却好像受到诅咒般,运气一直很糟糕,居然还得了重感冒。

浅笑梨涡美女新年红农村写真

“没、没事,”高成没什么精神道,“倒是那什么歌牌比赛,我完没有兴趣啊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答应?”

“酬劳有点多。”

高成塌着脸回想起日卖tv工作人员联络自己的时候。

说是关于皋月会的宣传节目,就像节目标题一样,简单来说就是科普“歌牌”,他特地查了下所谓“歌牌”,是在关西那边很出名的对战比赛,半天也没看懂,跟抢答似的,在唱读人说完后,抢先找出对应歌牌。

而他之所以答应参加,是因为“皋月会”这个词有些眼熟。

有一部关于服部与和叶的剧场版涉及到这什么皋月会还有歌牌,哪怕没有兴趣他也决定过去看看。

如果真是剧场版,怎么能够少了他呢?

才这么几天的功夫,柯南就已经解决不少案子了,连若狭留美都赶着送案件。

高成喝了一杯热茶,身子暖和了不少,靠着沙发拿起一份报纸。

“立下大功的小学老师!若狭留美老师打倒了高尔夫选手……”

事件就发生在他从上海回来当天,虽然看起来是巧合,但显然是若狭留美发现异常后,故意把柯南引了过去。

算上之前的仓库案,这已经是第二次了。

“怎么?”小哀奇怪道,“有什么问题吗?其实是若狭老师运气好和犯人撞在一起……”

“不是运气好,”高成又打了个喷嚏,“这个女人是故意装傻,上次在帝丹小学旧仓库也是一样,趁着你们被关进地下室的时候解决了那几个强盗……咳咳,这个女人的目的现在还不清楚,你注意点。”

“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。”小哀重新给高成倒上热水。

每次都是莫名其妙一个人感冒。

……

和关东区域相比,大阪所在的关西案件并没有那么多,但几乎每次遇见都是大案,为了以防万一,高成并不打算带上小哀。12

只是最后却变成了跟柯南还有小兰同行。

“为什么你们两个也来了?”高成纳闷道,“大叔呢?”

“爸爸接了个外遇调查的委托,”小兰拉着柯南解释道,“正好和叶又一直想我们去大阪,所以……本来是和园子一起过来的,可是园子不知怎么的感冒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高成张了张口,还是闭嘴没有再说话。

严格说起来其实是他抢了毛利大叔的工作……

“是啊,我好想去的,”铃木家,园子难受地躺在床上,茶色头发散开,额头放了一个水袋,“阿成你注意安。”

“等我回来再去看你。”

高成叹了口气挂断电话。

园子肯定是被他传染了,真是糟糕,大阪那边的事要快点解决了。

只是现在他也不是完肯定那边会有事件发生,相关情报也是一片空白,别说凶手,连被害人是谁都不知道。

还是先完成日卖tv的节目录制吧,顺便多了解一些皋月会的事情。

日卖tv在大阪的分部同样不小,有栋独立的大楼,高成被工作人员带到摄影棚的时候,里面正在进行彩排,中间布景唯一两个少女在进行歌牌对决。

“现在还没到录制时间,我先带你们去休息室吧。”工作人员带路道。

所谓休息室,更像个小型会客室,麻雀虽小五脏俱,不过高成也没有享受的打算,而是趁机找了不少关于皋月会的资料。

目前皋月会会长是个叫阿知波的房地产大佬,而皋月会的创办人则是其妻子皋月夫人,作为曾经的歌牌女王,皋月夫人于三年前病逝。

今天的节目中,他将会和这位阿知波会长进行会谈。

“这就是皋月会的资料啊,”柯南凑到旁边翻看厚厚的杂志,“听说这次节目过后就是皋月杯歌牌对决,等会节目中还有两个之前的冠军进行对决,要去看看彩排吗?”

另一边,摄影棚内,阿知波会长在众人簇拥下与导演碰面。

“会长,今天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
“我才是,麻烦你了。”

阿知波打量中间的布景问道。

“我记得今天好像有矢岛和红叶两人的对决表演,另外还有和名侦探的会谈对吧?”

“对,”导演陪同道,“直播时,我们也会播放上星期矢岛先生协助录影的皋月会歌牌特辑,向国观众展现歌牌的魅力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!”一名工作人员跑进摄影棚,焦急道,“有人能联络上矢岛先生吗?差不多到了进摄影棚的时间了,可是完联系不上他。”

“真是奇怪啊,他说过会在正式录影前一小时进来的……”

“那个做事严谨的矢岛居然会迟到,”阿知波会长沉声说道,“为了保险起见,叫关根也过来吧,要是矢岛没赶上的话,就让关根代打。”

高成正好和柯南回到摄影棚,因为杂志上有照片,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间的阿知波。

“那个就是阿知波会长,感觉好威严,等会就是他和我会谈吗?”

头疼啊,为什么会找一个对歌牌一窍不通的名侦探过来?他都不知道等会该说些什么,连台本都看不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