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无限看视频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乖乖跟在他身后;

乖乖坐上了他的车;

时不时瞄上一眼他那粉嫩妖孽的侧颜;

男人长得这么好看,的确是女人们的福利啊!

袁朵朵真想伸手过去捏一捏白默那张隽秀非凡的俊脸。

不着急!

以后有的是机会捏他!

想怎么捏,就怎么捏;想捏哪里就捏哪里!

想到不该想的地方,袁朵朵抱着怀里的结婚证,羞羞的低下了头。

以为袁朵朵的抵头,是自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;

“知道自己错了就好!挺着个大肚子去相亲?亏想得出来!那么挫的男人,竟然还能跟他谈笑风生?眼瞎啊!”

青春阳光宅女皮肤光滑白皙写真

袁朵朵不敢抬头,一直保持着低姿态任由白默训斥着自己。

其实白默在斥她什么,她已经听不进去了;似乎还沉浸在刚刚领证时,那不可置信的恍惚之中!

自己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了自己暗已久的男人!@^^

也终于给自己的两个孩子牵回了正牌的亲爹!

不管前面的路还有多少的艰难困苦,她袁朵朵会一直一直的勇往直前;给自己的两个小Baby树立坚强不屈的好榜样!

再一次忍不住的,袁朵朵又偷偷摸摸的瞄看了白默一眼。

“看什么看?回去给我好好的闭门思过!听到没有?”

“听到了!”!*!

这么凶?袁朵朵还是温顺的应答了一声。

白公馆外,玛莎拉蒂稳稳的停了下来。

白默侧过头,对着副驾驶上的袁朵朵低吼,“下车!好好呆在家里陪着老爷子!我去去就回!”

“哦,好!”

袁朵朵应得温顺,下车之后才紧声又问,“那去哪里啊?”

“要管!”

白默带着怨气哼哧一声后,便一脚油门呼啸而去。

“白默……慢点开车!慢点儿!”

后视镜里,看着袁朵朵挺着个笨重的大肚子,吃劲的朝他挥手提醒,这画面又温馨,却又心塞。

温馨的是,这个傻不甜竟然这般的关心自己;

或许一直是关心的,只是他白默忘了去体会这份关爱罢了!

心塞的是:自己怎么就缺心眼的选择了这条‘喜当爹’的下下路呢?

这要是让严邦和封行朗知道了,指不定要怎么嘲笑他呢!

堂堂的白家太子爷啊,竟然挑了一个大肚子的女人结了婚?

这还买一送二呢?!

越想越糟心的白默,脚下的油门就更快了!

******

白公馆的门外,袁朵朵狠狠的在结婚证上亲了两口,又傻乎乎的独自窃笑了好一会儿,才收拾好结婚证和户口本等资料,按下了门铃。

被掐疼的胳膊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她:这一切都是真的!真的!真的!

她袁朵朵真的跟白默结了婚!

之前,袁朵朵一直自卑的担心,自己母凭子贵的绑架了白默,被白老爷子给逼婚娶她!

而现在,白默那祸害竟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娶了自己……

还真够戏剧性的!

真是人生无处不惊艳呢!

“太太,您回来了?累着了吧,快进来。”

白管家早就等候在了大门处。见袁朵朵一个人抱着结婚证又亲又笑的,白管家也没打扰。

太太?叫谁呢?

犯二的袁朵朵下意识的朝自己身后看了一眼。

“太太,叫您呢!”

白管家被袁朵朵那蠢萌的模样逗乐了。

“啊?白管家,您叫……叫我?”

袁朵朵愕住了,还真没缓过来。

“对啊!可不是叫您么?您现在可是我们白家的少奶奶了!哈哈,快进来吧!您身子重,别累着!”

白管家上前来给袁朵朵送上了遮阳伞。

“白管家,您……您还是叫我朵朵吧!别叫我什么太太,我担当不起。”

袁朵朵有些难为情,更有些局促惶恐。

“担得起,担得起!您现在就是我们白家名正言顺的少奶奶了!”

“白管家,您还是叫我朵朵吧!求您了!”

这也要求的?

“好好,朵朵太太,您快进来吧!老爷子还等着您呢!”

朵朵太太?

亲切中,又带上了尊敬之意;挺好的称呼!

“我家朵朵回来了?”

人逢喜事精神爽,白老爷

子竟然自己拄着拐杖走出了迎接孙媳妇袁朵朵。

“爷爷,您怎么……怎么自己走出来了啊?”

袁朵朵立刻迎上去搀扶住拄着拐杖等在客厅门口处的老爷子。

“爷爷今天特别高兴!”

白老爷子欣慰的拍了拍袁朵朵搀扶着他胳膊的手背,“朵朵啊,结婚证领了没?让爷爷看看!”

袁朵朵娇羞的点了点头,连忙从手包里拿出结婚证送到白老爷子的跟前。

白管家随之递送上老花眼镜。

“好啊……好啊!爷爷总算是圆梦了!”

“爷爷……像我这种普通得满大街都是的女孩给您当孙媳妇……您是不是特掉面子啊?”

袁朵朵哼哼卿卿的问。她有自知之明:以白默的身价,娶了她简直亏大发了!

“哈哈,爷爷一点儿都没觉得掉面子!反而心里特别的宽慰!即便我走了,也能放心的把我家默小子交给照顾了!”

老爷子这番发自肺腑的话,让袁朵朵听了感动不已。

“爷爷……您别这么说!一定要长命百岁!”

袁朵朵抱住了老爷子,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“行!那爷爷就借我家朵朵的吉言,再活个十年八年的!哈哈哈哈……”

白老爷子爽朗的大笑着。验证了那句话:人逢喜事精神爽!

“咦,默小子呢?怎么没跟一起回来?”

老爷子这才发现袁朵朵的身后没跟着爱孙白默。

“白默说他去去就回。”

袁朵朵应得温婉。

“去哪里去啊?这新婚当前,他乱跑个什么劲儿啊?有这么丢下自己新婚妻子在外面瞎晃悠的么?”

白老爷子扬了扬手,“老白,赶紧的给默小子打电话,让他回家!”

“好好好,我这就去打!”

“还是我来打吧!那小子准跟耍皮!”

******

书房里,雪落怔怔的盯看着无名指上的粉钻出神。

女人在钻石面前,尤其是自己心爱男人所送的钻戒面前,免疫力总会大打折扣。

因为女人们都会这钻戒所赋予的神圣寓意所迷惑:永恒的信物,代表永恒之心,燃烧永恒之火,表达永恒之爱,作为爱的语言诉说天长地久。

这是封行朗送给她的。就在几个月前。

然后自己就傻乎乎的答应了男人的求婚,再一次嫁给了这个叫封行朗的男人!

钻石的光芒依旧是闪亮的;可欣赏者的心,却不似从前那般兴奋。

雪落微微叹息一声,便缓缓的从无名指上取下了那枚钻戒。

应该是瘦了,取下来的时候很顺畅。

不应该啊!

之前的自己,被禁锢被约束;而现在的自己,可以如愿以偿的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,怎么会这般郁郁寡欢到清瘦呢?

应该是封行朗回来了,院落里传来两个孩子叽叽喳喳的喧闹声。

左拥右抱的封行朗进来客厅后,却没看到贤惠的爱妻上前来相迎自己,眉宇上落下一丝的不快。

“诺诺,亲亲妈咪呢?”

“妈咪在书房里用功学习呢!”

林诺小朋友最讨厌进书房了。因为书房里除了那些方块书,还是那些方块书!看着都头疼!

每次进书房,妈咪都会逼着他认字儿!

枯燥又乏味!

那些寓教于乐的认字卡通片,又幼稚之极!

林诺小朋友就搞不明白了:是谁这么无聊,发明了那么多的方块字儿?

还一个个的长得不一样!

长得不一样也就算了,同一个字,有时竟然还有好几个不同的读音!

天呢,人都快要学疯了!

封行朗进来的时候,雪落的确在用功。

用功的只是样子,其实此时此刻的雪落,可以说是心猿意马。

封行朗自行推着轮椅贴了过来,故意用气息撩吹着女人鬓角的青丝。

一条劲实的臂膀环了过来,从雪落的腰身上绕过,探在了牛仔裤的边沿里。触及一片莹润之肤,雪落一个激灵,打开了男人的手。

“今天小姑娘成人之美了,自己怎么还不开心了?”

男人的声音满染着浮魅,撩动着雪落的心弦。

雪落转过身来,深深的凝视着丈夫那张俊逸的脸庞:清冽的五官,染着男人特有的阳刚气息。

雪落用双手抱过男人的脸颊,用指腹一点一点儿边磨边蹭着男人浓郁的眉眼,男人高挺的鼻梁,和那多情又无情的菲薄唇片……

“封行朗,敢爱我吗?”

雪落突然问

。问得有些唐突,还有些生涩。

爱上这个男人,雪落似乎倾注了自己毕生的勇气!

“必须敢!”

男人勾唇坏坏一笑,捞起女人的腰际,将她抱坐在了自己的身上,“想在书房里爱?还是卧室里爱?”

雪落不说话,而是紧紧的抱住了男人。

“行朗,今天白默好n……他问朵朵:敢不敢嫁给我?然后朵朵就说:只要敢娶,我就敢嫁……真的好让人感动!”

带着泣音,雪落匍匐在了男人的肩膀上。

“那是别人的爱情……我们应该开启我们自己的爱情模式!”

男人在女人的脸颊上落下细细碎碎的吻,从女人的眉心,一路吻下,直到覆盖上她想倾诉的红唇。

由浅而深的吻,带上了男人的柔情和霸道,入侵着女人的领地;

温吞着女人的甜美;蚕食着女人的芬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