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直播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轮到云阙上场的时候,下方人头攒动,又开始讨论。

“那是柳家的遗孤柳明?怎么跟之前传闻的不太像?”

“柳家背地里做了多少坏事,那柳家也没几个好人,魔教此举,竟算是除害。”

聊着聊着,又转到了魔教上面。

“今年魔教怎么没人参加啊,他们是放弃了吗?”

毕竟不可能真的给他们进入武林盟的机会。

云阙两耳不闻,认真地抱拳行礼,开始比试。

少年白衣随空气流动旋转,一举一动都带着清风明月,灵剑在手,紧紧追着对手,逼得对方无力阻挡。

不是云氏的,也不是柳家的,这是绫清玄教他的内力和武功。

明明只是看了几眼,就跟好像学过一样,得心应手。

节节败退,对手支撑不住,掉落了台下。

纯白纱衣女郎清纯至极

他的对战,无疑是出彩的,众人的视线在他开始的时候便移不开了。

连皇帝都看直了眼,如果他是个女子就好了。

迎着那些目光,少年身影在阳光下拉长,他坚定锐利的目光,从未变过。

仿佛一场视觉盛宴,宁玉感觉自己满心都挂在了他身上。

要得到,一定要得到他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到午时,两边的人都分好,可武林盟这边却缺了一个人。

前十的名额,留了一个,是给悬赏令的。

“悬赏令没撤销之前,不是说谁将魔教妖女带到武林盟去,就能白得一个名额吗?”

“对,没记错,可后来悬赏令不是撤销了吗?”

“那为什么还留着一个位置。”

台上站立的十九人,面面相觑。

盟主皱眉看着,不解那妖女到底是什么意思,有了名额还不来,是故意给他难堪吗?

如此,就是魔教的错了,他重新找个人顶替上去吧。

盟主起身,正准备颁布这个的时候,空气中的温度变得冰凉起来,与之对应,火热的鲜红,从天而降,随墨发飘扬,稳稳落到云阙身边。

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靠近,云阙心中又喜又愁。

她终究还是来了。

少女那亮眼的颜色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,有嫌恶,有惊叹。

眉间一点朱砂,宛如点睛之笔,让她整个人都拥有着魅丽的强大气场。

云阙心间痒痒,不想让其他人看见这么夺目的她。

她宛如孤寂夜中的一颗星,照亮了他整个天幕。

他想将这颗心包裹起来,不透露一丝一毫给别人。

众人从她的气场中回过神来,“她就是那个名额?不会吧!”

“难不成她将自己送到武林盟去了?”

绫清玄神色淡淡,放在两边的手被小家伙微微碰着。

她也没迟到啊,为什么全都看着她。

【……】zz表示自己啥也不知道,啥也不敢问。

听说这个时候得自报家门,彰显自己的地位。

绫清玄便清冷道:“魔教灵清儿。”

【宿主,咱不用报,人家都知道呢。】除了魔教圣女谁还敢穿着红衣到处晃啊。

哦。

可这名头一说,台上的正道人士,全都朝绫清玄举起了剑。

宽大的袖子下,云阙随机握住了绫清玄的手。

若他们群起而攻之,他暴露身份又有何。

那些武林盟的候选人总算是反应过来了。

这可是魔教之人,大大咧咧在台上,哪有不斩杀的道理。

被温热的大手给握住,绫清玄动都没动,一个抬眸,他们立刻后退一步。

???

本座这么恐怖?

要不要把剑抽出来玩玩。

【等等宿主,这些都还是孩子啊,江湖的小辈,灭掉了这个武林就没了。】

想想还觉得有些刺激。

绫清玄感觉到有视线在自己身上游移,她朝台下看去,老皇帝正双眼放光地看着她。

仿佛她是个金疙瘩一般。

【宿主,这个形容还是可行的,皇帝想把做成药引。】

长寿的宝贝,可不就是金疙瘩吗。

绫清玄目光凉寒,看着那垂垂老矣的皇帝。

这面相,本兢兢业业待个几年,活到七十多也是没问题的,但因为补了各种乱七八糟的药,反而亏损了。

看这样子,恐怕活不过一个月。

zz突然开口,【宿主~看看我这面相,能活多久?】

本座看不懂兽相。

【e

皇帝快速拍着盟主的手,“是她吗?”

相比较宁玉的惊艳,绫清玄带给他的是玉洁的雪莲,不染凡尘,又让人忍不住去沾染破坏。

盟主笑道:“没错,就是她,另一个武功高强的及笄之女。”

“我想要她!”皇帝这语速都变快了许多,脸色简直跟回光返照一样。

这副模样旁边的人也看在眼里,纷纷投去不堪的目光。

她这般女子,怎么能成为药引,好歹也是镇压六宫的皇后啊!

皇帝恨不得武林盟大比还没结束之前就跑上去,想要把她给接入皇宫。

盟主敷衍了几句,便朝台上看去。

那样闪耀的女子,站在人群中,最为耀眼。

其他小辈简直不堪一击。

“大比不继续了?”少女语气淡淡,朝那旁边站着发呆的人说道。

主事的人晃了几下脑袋,总算回过神来。

“比,大比抽签分组。”

他手里抱着一个箱子,抽签到同一数字的,就得比试。

也不知是什么原因,他直接第一个就到绫清玄面前,让她先抽。

宁玉不满,但这么多人在场,她只能看着。

绫清玄伸手,随意摸索抽完,打开一看,是个二。

盟主一声令下,让大家放松,大比继续进行。

其余的人和魔教之人同台,压根就放松不了啊。

但还是硬着头皮抽取了数字。

绫清玄把玩着纸条,她应该没那么差的运气,跟小家伙在一组吧。

感受到手心被捏了一下,绫清玄才想起,小家伙还牵着她的手。

不得了!

这么多人看着,的戏还演不演了!

默默甩开,绫清玄往旁边走了一点。

嗯,戏得演足,不能牵不能牵。

手心里的温度消失不见,云阙朝她看了一眼,眸色带着些委屈。

绫清玄看向别处。

手什么时候不能牵,偏偏挑这个时候,小家伙太不懂事了。所有人将纸条都抽取完毕,宁玉、云阙和绫清玄竟好运气的没有分在一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