蘑菇生活app截图

“其实也没有什么,也就是我几天的工资而已,大家不用惊讶。”昆鹏一脸淡然的说出这句话,但那副装逼的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。

然而就在昆鹏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在场众人却是惊呼不已。

几天的工资就好几万了,怕是昆鹏每年的工资有上百万之多啊!

“不过说来也是惭愧,因为我的老板也来到天州市打算谈一桩大生意,而且也预定在了这个若晴tkv这里,不然的话我应该是能预定到至尊一号包厢的,否则也不用在这至尊三号包厢呆着了。”

昆鹏故作一脸失望的说道。

“不不不,昆鹏你有这份心就行了,而且对我们来说一号包厢和三号包厢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啊。”

“没错,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的,能让我们体验一次至尊包厢都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“是啊,没必要因为我们非要租至尊一号包厢,没意义的。”

一群同学都是急忙说道。

“不过话说回来,昆鹏你现在是在东城市就业吗?”有一名同学好奇的问道。

“是啊,在东城市一家前十的企业当总经理。”昆鹏喝了一口酒水淡淡一道,虽然他说起来的样子很谦虚,但那双眸子却是闪过了一丝傲然的神色。

这一幕被张小凡清楚的看在眼中。

水蛇腰美女度假村散步清纯吸睛

“前十的企业?厉害呀,我听说东城市的经济展飞快,已经算是咋们江南市排名前五之一的城市了,能进入前十的企业绝对是前途无量啊。”

“还可以吧,毕竟我是从海外归来的,所以一回来就被人推荐去担任这个职位了。”昆鹏又是淡淡装了一个逼。

“对了,你在的那家企业叫什么啊?”

“文成运输集团。”

“什么!、居然是文成运输集团?不会吧昆鹏,你居然进了这一家公司?”那名老同学很吃惊的样子。

周围的其他人都有些懵逼,不知所措。

“建东,这个文成运输集团很厉害吗?”有同学好奇的问道。

“废话!何止是厉害啊,文成运输以前还挺一般的,但是最近上市了,在股市里面这只文成运输股涨值的飞快,短短半个月内就翻了好几倍的身价,如果说以前文成运输只有几亿的市场估算,现在就是有十几二十亿的估价了。”

“而且还不仅如此,文成运输的股市走势还在继续上涨,不出意外应该还可以在翻几倍的身价。”

这个叫做建东的人是专门学习股市的,所以才会对股市的走向如此清楚。

“呵呵,建东你过奖了,那也是我的老板邓文平厉害而已,我只是一个给他打工的小角色。”昆鹏谦虚一道。

“昆鹏你就别谦虚了,你在这个年纪就混到了文成运输的总经理位置,日后的前途肯定无量的。”建东羡慕的看着昆鹏。

此言一出,这里坐着的一些女同学都是像昆鹏投过一个爱慕的眼神,毕竟她们都希望自己未来的一半是一个杰出的人才。

而昆鹏相貌俊朗,能力群,前途无量,正是她们理想的目标。

甚至有一些女同学都在捉摸如何勾搭昆鹏了。

但昆鹏却是对她们没有兴趣,现在的昆鹏内心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将寒烟雨给搞到手,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想法。

“各位夸奖了,我也只是运气好被邓老板赏识而已,”昆鹏笑了笑,紧接着又道“算了大家不要说这些话了,我们还是聊一些以前的事情吧。”

接下来,在昆鹏的带头下众人都是聊起了初中时代的事情,每当聊起一些很搞笑的事情时总是引周围的人哈哈大笑起来,周围的气氛倒也是显得比较的温和。

不过接下来却是有人踩到了逆鳞,说出了一件让寒烟雨不怎么高兴的事情来。

“哈哈,我还记得当初昆鹏和烟雨两个人是情侣关系呢,只可惜你们两个人没能走到最后啊,不过现在又是相遇了,看来老天都是打算让让你们再续前缘啊。”

一名喝酒喝大的男同学口无遮拦说出这番话来。

其实对于这番话来,其他人到没有感想,甚至昆鹏听着还隐约有些高兴呢,唯独寒烟雨一人想起这件往事来便是觉得很是不爽。

不由的瞪了一眼看向那个喝大的男同学。

“咳咳,烟雨你不要见过,冠荣他喝大了,所以说话才这么不经脑子的。”昆鹏急忙站了起来说好话。

闻言,寒烟雨也没有多说什么了,只是寒着脸而已。

很快的聚会就来到了尾声,这时,昆鹏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个酒杯和一瓶酒,然后给寒烟雨倒了杯酒,但就在没人注意到的情况时,昆鹏的衣袖中忽然滑落一颗白色的小药丸掉进了酒杯里面。

只是一瞬间,小药丸便是融入了酒杯里面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一样。

但这不易让人察觉的画面还是让张小凡注意到了。

毕竟从刚才开始他就程在盯着昆鹏,打算看看他想搞出什么东西来,不过现在看来也就是普通的下药手段而已。

“来,烟雨,我敬你一杯。我知道当初我们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,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希望这一杯喝酒下去之后就能淡忘掉我们过去生过的事情。”

昆鹏将下了药的红酒递给了寒烟雨。

寒烟雨见状眉头一皱,她本来是不想理会昆鹏的,但一旁的张花花和周围的同学都是在劝寒烟雨跟昆鹏和解。

无奈之下,寒烟雨便是只能答应了昆鹏的要求,打算伸手接过这一杯红酒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大手却是摁住了寒烟雨的玉手。

这一幕让众人都是一愣。

只见张小凡笑了笑说道“烟雨姐身体有些不适,不能喝酒,所以这杯酒就不喝了吧。”

此言一出,不仅在场的人懵逼了,就连寒烟雨自己也是有些错愕。

明明她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啊,怎么张小凡要这样说呢?

但当寒烟雨见到张小凡双眼带着意示的目光之后,寒烟雨似乎懂得了什么,也就没有继续伸手想要接过昆鹏的红酒了。

这让昆鹏眉头一皱,很是生气。

这个张小凡三番两次怀他好事,真当他是没有脾气的么?

“你又是烟雨,怎么会知道烟雨的身体不适?”昆鹏阴沉着脸说道“小子,我劝你不要自作多情,不然的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。”